甲醇期货投资:低估值,弱驱动

原创 admin  2020-02-21 18:00 

  核心观点:现货方面,内地当前下游需求边际好转,物流逐渐恢复,但仍未完全恢复正常。港口方面,MTO检修和外盘甲醇装置重启打压价格。期货方面,经过节后两个交易日的大跌,最低价2000元对应近三年现货最低价1850元,目前现货2020元,港口现货仍有下跌空间,期货相对抗跌,预计2005合约在2000元附近支撑较强,大涨需要看到现货可以低到足够触发外盘供应减少,而内地价格提供港口倒流的支撑边际。

  内地市场:有心反弹,但物流未完全好转。此前由于疫情影响,春节后内地甲醇下游出现延迟开工和负荷下降的情况。截至2月14日,仅仅有少数甲醛企业恢复开工,其他仍是停工状态,目前甲醛负荷为2%,正常情况下负荷应当已经回到20%。目前经过了解甲醛下周应当会好转,但要达到正常的负荷水平仍需时间,因为目前甲醛工厂的下游板材工厂仍在停车当中,实质性好转仍需时间。物流方面,恢复程度不一致,临沂地区物流情况在逐渐恢复,由于高速免费政策的刺激,目前山东临沂大贸易商自己的车队恢复到7成。西北方面,由于长途运输,物流虽有恢复,但恢复较慢。价格方面,当前西北价格为1500元,已经接近成本价,这个价格对贸易商极有吸引力,目前出现抢货的行为,所以看到部分西北工厂开始停售。但由于物流问题没解决再加上目前西北的库存已经到达37万吨,所以短期整体价格反弹幅度不会太高,大幅好转仍需疫情好转。

  港口市场:压力仍然存在。疫情同样对港口市场产生压力。物流方面,疫情对港口装船卸货影响不大。截至2月14日沿海地区甲醇库存继续增长至102.9万吨,处于2016-2019年同期高位。需求方面,因成品胀库,疫情期间港口地区的MTO工厂都出现了负荷下降的情况,截至2月14日,MTO负荷是80.15%,环比年前下降6%。目前来看,由于后期仍有兴兴新能源,宁波富德和南京诚志甲醇制烯烃装置停车检修降负的预期。此外之前停车的伊朗甲醇在重启当中,预计伊朗甲醇的进口会有所回归。因此港口市场当前仍有压力。

  期货市场:低估值,弱驱动,有支撑但上涨仍待时日。一般来讲,估值达到极低点会出现基差极低,利润低位,外盘甲醇装置开始检修。我们看到期货市场在春节过后首日跌停,随后第二个交易日有所反弹,近几个交易日震荡为主。从基差角度看,港口基差从节后首日的37元/吨下跌到当前-77元/吨,西北地区甲醇基差从-323元/吨下跌到-697元/吨,基差仍不是最差。但对期货价格而言,已经到低位。从2005合约最低价看,2000元的期货价格折合现货1850元,现货已经是近三年低位。例如2016年和2017年的8月份都是甲醇走弱到1850元的时候,基差最弱,利润最低,现货压力达到最大值,相对应的甲醇负荷都出现了下滑,而且是内地装置和外盘装置一起下跌,后期甲醇价格开启反弹。因此短期来看,以近几年最差的情况考虑,在目前现货2020元的情况下,国内甲醇的负荷从节前74%下降到目前的62%,但是外盘的甲醇负荷回来了,这说明港口现货仍要补跌,而期货已经跌到位。当然内地价格上涨也不是一无是处,当内地价格越高,内地提供给港口的倒流安全边际越高,这对甲醇的支撑也越来越强。

  结论:综上所述,短期期货因为前期跌幅较大,目前看最低点2000元相对抗跌。但要大幅上涨必须要看到外盘甲醇装置检修,进口减少,甲醇库存下降。考虑到最差情况,当港口甲醇现货跌到前低1850元时,可能会引发上述利好,再加上仓储成本,对应的期货价格在2000元支撑较强。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