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空头博弈下高波动或仍是常态

原创 admin  2020-03-26 16:55 

自三月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在全球疫情和沙特阿拉伯产量增加的双重压力下暴跌。 WTI曾一度接近20美元/桶的门槛后,市场的底部阅读情绪变得越来越强烈,下跌速度明显放缓。在金融市场持续恐慌和各国频繁出台市场救助政策的背景下,油价呈现出一日波动剧烈的高波动性。布伦特和WTI原油26日的ATR(平均真实幅度)高于3.50美元/桶,SC原油的ATR也高达15.9美元/桶。

从基本面的演变来看,原油市场何时会转向? 》中提到的主导逻辑仍在发酵中,原油市场供过于求的状况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本文主要分析了当前供需侧的预期偏差程度,为以后的运行提供参考。

1,供应方的悲观预期接近极限,因此很难产生负的超预期

在供应方面,随着欧佩克+技术委员会会议的取消以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关于增加产量的一再声明,争夺传统石油生产国份额的期望不断增强。沙特阿拉伯表示,它将在4月份抽取30万桶/天的原油库存,使总供应量达到历史新高。在评估将原油产量提高到1300万桶/日的计划中,其原油出口量有望达到每天1000万桶的新历史水平。从图1可以看出,沙特原油在2016年油价触底反弹后反弹,进入了去库存周期。在9月19日石油设施遭受袭击之后,沙特阿拉伯还利用库存来确保其稳定。出口。目前,沙特阿拉伯仍拥有约1.5亿桶的原油库存,并具有宣布的调整能力。沙特阿拉伯的日产量曾高达1100万桶/天,并且普遍认为其产能约为1200万桶/天,还有更大的增产空间。同时,从目前公布的增产计划可以看出,它已经基本达到了市场所能相信的最高水平,而且不太可能产生比预期更大的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在低油价下页岩油公司的巨大压力使我们有可能向沙特阿拉伯施加压力以干预石油市场。上周,得克萨斯州监管机构积极联系欧佩克,表示他们都同意必须达成一项国际协议以确保经济稳定。特朗普政府派遣能源特使前往沙特阿拉伯与沙特阿拉伯合作,以稳定全球石油市场。我们认为,在当前的博弈背景下,很难改变短期增产的趋势,但我们需要逐步关注美国干预后,可能会放松对增产的预期。

综上所述,疫情并没有造成大规模的原油供应削减,而是导致了减产联盟的破裂,对原油供应端的短期压力是巨大的。但是,自3月6日减产协议中止以来,增产预期已经接近极限,很难继续超出预期。相反,在低油价的情况下,高成本生产被清除了,油气项目的投资减缓了,联合减产的动力增强了,这将对油价形成负面的反馈,供应方不应再被视为短缺因素。

2,流行病在大消费国陆续爆发,着眼于持续时间

目前,在全球前20个原油消耗国中诊断出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占世界石油消费总量的76%),欧美的流行情况仍在迅速蔓延。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消费国,美国已在多个州宣布了“家庭隔离令”。汽油裂解价差持续下降。根据保守的预测,其石油消耗将减少30%,原油需求将再次减少超过500万桶/天。预计本周EIA每周数据将出现原油和成品油的持续积累。随着各国关闭城市和停课等措施的实施,IHS和其他机构现在预计,第二季度全球原油需求将下降超过1000万桶/天,需求前景仍在非常令人担忧。海外爆发的控制效果是决定当前油价的最核心因素。在各国提倡孤立之后,市场对新诊断转折点的来临具有一定的信心,尤其是在接下来的两周内。如果不能缓解加速爆发的趋势,那么油价可能还会再次下跌。

3,策略建议

在供应方面看空的情况已经充分预料到了,决定绝对价格的短期因素是疫病的持续时间,风险仍然很大,并且各国之间的刺激政策之间的发酵博弈下的高波动或正常。市场危机的预期。低油价向高成本生产的清除已反映在陡峭的每月差异结构中,这很难由短期牛市来驱动。接下来,降低油价的更可能途径是在确认流行病的拐点之后迎来第一轮实质性反弹。但是,在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产量增加的背景下,低而广泛的冲击或正常现象以及完全逆转仍需要在供应方面积极减少产量。在这种情况下,建议减少早期的空头和单个交易,并注意底部确认后的区间操作机会。对于长期低估的基金,建议将其低估,并注意可能的事件驱动事件所带来的机会,例如,疫情的改善和减产的预期。

此外,沙特阿拉伯的转型增加了欧洲和暴发地区的原油供应,这决定了目前欧美疲软原油和亚洲强劲原油的格局,这也使得南卡罗来纳州的原油代表中东原油的CIF价格,相对高于布伦特原油,可持续性取决于海外流行病的发展。对于布伦特和WTI的长期合同,由于非美国市场产量的增加和美国产量的减少,预计BW长期价格差距仍将缩小,因此我们可以继续支付注意其套利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