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期货37年首次跌入负价,特朗普说要把美国的原油储备罐全装满!

原创 admin  2020-04-24 15:46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5月交割的美国纽约WTI轻质原油价格在北京时间4月21日午夜时分每桶跌破10美元,1小时后跌破5美元,再过1小时跌破1美元,而期间最低成交价只有0.01美元。什么概念?该合约前一交易日收盘价为每桶18.27美元,而就在过去的24小时,最大跌幅接近100%,除非跑得快,否则多头将无一幸免地爆仓。

这还不算什么。美原油直播室 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1:18,芝加哥交易所提示风险称:5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货价格恐怕会跌入负值。果然,1小时后的凌晨2:18,5月交割的WTI原油价格出现第一笔“负价交易”,而此后则一发不可收拾,凌晨3时,距离5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货在最后一个交易日结束还有2小时,该合约创下举世震惊的成交价:-40.31美元/桶。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此时买入WTI的5月合约,将可“以每桶倒贴40美元”的价格获得德克萨斯轻质原油现货。

说实话,很少见过期货“负价交易”的情况,这也是美国原油期货37年首次跌入负价。

显然,当期货价格为零时,多头投机客手中的期货合约已经变成废纸,最多认栽出局,而总不会“贴钱”出售合约。那谁还有动力继续把期货价格抛到“负价格”区间?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手持大量石油现货库存的供应商。从最近的情况看,美国石油库存高企,每周1500万桶以上的新增库存压力巨大,而储油成本也大幅攀升,所以原油现货供应商不堪重负,有些已经宁愿赔钱也要把库存甩掉。所以,在期货交易的最后时刻,期货价格向现货价格靠拢,出现“负价交易”也在情理之中。

但问题是:谁会充当甩货者的交易对手?显然是立即需要现货、且有能力从产地把石油运出来的买家,比如石油炼化企业。不错,此时此刻的WTI原油期货市场已经变成了德克萨斯轻质原油的现货拍卖场。期货市场变成现货市场并不奇怪,尤其是在某一期货合约的最后交易时刻,一般都是代表现货商的“套保盘”进行最后的多空角力,最终达成现货交割。5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货将于美国东部时间本周二(4月21日)完成交割,而现在所表达出的最终现货交割价格是:负37.63美元一桶。

纽约WTI石油期货市场1983年开盘,在迄今37年的过程中,从未出现过某一石油期货合约“负价交割”,所以2020年4月20日凌晨5时至21日凌晨5时——纽约原油期货市场上这24小时中的戏剧性变化,必将载入期货市场史册。

从现在起,WTI原油6月交割的合约将成为纽约原油期货市场中最活跃的品种。北京时间2020年4月21日凌晨,这个品种也于当日出现了最大19%以上的暴跌,价格依然维系在每桶20美元以上,但已经创出该合约自2月21日暴跌以来的新低:每桶20.19美元。

油价暴跌自有其自身的内在逻辑。很显然,当下最大的逻辑就是全球爆发疫情,经济和社会活动大量停摆,以致油品需求锐减。石油市场普遍的估计是:疫情已经导致全球原油需求减少约1/3,而OPEC和俄罗斯的减产幅度根本不足以对冲需求的减少。但问题是:为什么同样的环境下,同样是5月交割的欧洲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并未出现美国一样的惨烈暴跌,而依然维系在24美元/桶附近。

据了解,构成价格差异的原因是:布伦特原油是“水运原油”,开采后直接上船运走,但美国德克萨斯石油属于“内陆原油”,开采后必须依托管道运到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储油基地或某海路运输港口、甚至需要陆地运输,如果港口被疫情袭扰而停摆,就必然导致油库爆满。所以,目前现货跌至负价区间的原油通常都是内陆石油,除美国以外,还有加拿大、俄罗斯等。

对于美国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在20日罕见跌入负值,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天的白宫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趁此时机,额外购入7500万桶原油,存满美国的战略原油储备。

不过,来自美国能源部4月15日公布的数据,截至4月10日,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当周新增1920万桶至5.036亿桶,刷新此前创下的1520万桶史上最大单周增长。在原油现货市场上,各方最为担心的是:美国主要原油储备基地、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基地,其石油库存正在接近极限。荷兰合作银行大宗商品策略分析师指出:目前,设在库欣的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交割中心,其原油库存已经高达5500万桶,而历史最高纪录是2017年4月创下的6900万桶,其全部运转能力为9200万桶。按照目前每周约500万桶的库存增速,库欣的原油库存用不了两个月就会爆满。

如此存储状况拉高石油存储成本。来自库欣的数据显示:期限为12到18个月的石油存储成本为每桶每月60美分,但6个月之内的短期存储成本却为每桶每月1美元。比库欣石油存储成本更甚的是:海上浮动存储成本。按照行规,通过VLCC在海上每天都飘着1亿桶原油储量,但现在已经有60艘VLCC装满原油,储量增加到1.6亿桶,这是过去10年间的最高点。统计显示,VLCC平均成本已从2月中旬的每天3万美元,上涨到现在的每天21万美元,涨幅高达600%。按此价格,每吨原油6个月在海上存储成本约为57.33美元。所谓VLCC是指:20万至30万吨(200万桶以上)的超大型油轮,是目前标准的海洋运油工具。

华尔街分析师指出:炼油企业正在以历史性的规模和速度拒绝接收石油现货,而美国石油储量也在以历史性的速度上冲极限,这样的供求关系必将造成进一步的痛苦,直到市场跌至谷底或新型冠状病毒清除。不过,在他们看来,前者会首先到来。

不错,上述问题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也正因这样的严重问题,而必然触发另一个更为核心的内在逻辑:石油期货市场已经失去了“现货市场健康、有效”的关键基础或根基。实际上,疫情已经导致石油现货市场大乱,供求关系严重失衡,加之所有产油国争夺市场而完全不具一致行动力。所以,原油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已经丧失,以至于所有惊悚的市场事件都会发生。

国际石油价格是否就此见底?给出肯定答案的概率很高。至少,见底预期已经在市场上有所表达。尽管石油现货多得无处安置,但投资者普遍预期这将是一个短期现象。随着欧美各国“放弃疫情抵抗”而将重心倾斜于经济恢复,原油现货需要势必大幅上升。正是这样的判断,使得投资者最近开始抄底石油。据统计,在过去一个月的时间里,美国原油ETF持仓量增涨400%以上,目前原油ETF头寸已达创纪录的4亿桶;过去一周有近15亿美元涌入原油ETF市场,在纽约原油期货市场上,持仓量最大的6月份合约超过1/4的仓位被原油ETF基金持有,如果再考虑其他一些投资基金的持仓,原油持仓规模更超过1/3。

但是,这其中存在巨大风险。欧美解除隔离并不意味着疫情已经过去,更不意味着经济立即可以恢复。毕竟疫情现在还在发酵过程中,而解除隔离是否会带来更大恶果?这是个重大的不确定因素。所以,就算油价见底,并在目前水平下有所回升,也不能证明决定油价的根本因素——供求关系会立即恢复健康有序。实际上,油价今天这样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市场定价失败”的结果。未来,大疫搅动之下的石油市场失灵,让投资者不能过度指望可预期的市场供求关系发挥定价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